云孑古琴

这里古琴,微博id云孑古琴。学生党一枚

兰台不好做(一)

  不定时更新系列,兰台是没有cp,因为部分墨魂自带cp.文渣无所事事,就时常码字,期望至少努力一下。(捂脸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“小兰台,你这样读可不对啊……”



   清晨,新任的兰台卷起了珠帘,一眼望去,庭院里杨柳如烟,春色无边,草丛边古旧的石阶上布满了青苔,废弃的铜鼎上的锈迹还历历在目。


   他深吸了一口淡淡的寒气,趁着墨痕斋里的几位大爷都还没出来,先挽起袖子开始做早饭,喂好了狸奴,再备好碗筷。


   今日的天色难得好,只能说一句“凉爽”。兰台看着为时尚早,就干脆找来了铜兽炉,烧上熏香用的小快炭,焚香一炉。


   等到白烟袅袅而上时,兰台又算了一下时间,眼见着诸位大人还没有起床,心想他们多半又是昨晚喝多了。





   一想到这里,这位工作还不太久的兰台,就忍不住地捂住了脸,他看没人,还偷偷地躲在了角落里,默默哭泣。


   伤心的像个两百斤的胖子!


   虽然他并没有两百斤,也不胖。


   可他还是忍不住像每个萌新一样瑟瑟发抖。


   天知道这群文人的日常中,为何总是少不了酒?

  

   院子里的白玉兰开花了,大家就一起狼狈为奸(划掉)勾肩搭背地一起去赏花,期间又小酌几杯,诗兴大发,挥毫淋漓,或者酩酊大醉时,互相称兄道友


   那一晚,无数诗篇和酒壶七零八落地散落在地上,宛如那被西风凋零后,吹落在泥土里的玉兰花瓣。


   当时,刚刚上任的兰台也是这样,面无表情地蹲在地上,捂着脸,想哭却哭不出来。


   你知道那种明明心里都开始滴血,却因为习惯性面瘫,导致一滴眼泪都流不出来的伤心和尴尬吗?





   韩愈看了,以为兰台是在为收拾残局而苦恼。他安慰性的伸手摸了摸对方头顶,脸上挂着与往常一致的笑容,温声说:“兰台不必烦恼,这些东西自有人来收拾。”


   兰台抬起头,扯了扯自己的脸,确定现在的表情正常后,一本正经地问道:“这种事很常见吗?”


   兰台心想:如果常见的话,他就干脆去辞……


   干脆去买几张竹席,再添个木案,加上备好的文房四宝,和专门放文章的小架子。


   先说好,他并不是心疼要收拾东西,而是心疼那些诗词歌赋,被人丢在地上,明明都是华章藻蔚,不该如此对待啊!


   身为一个诗词控的面瘫兰台,他觉得自己今天依旧在保持着自己完美的人设呢!


   没有向兰台合同上强制五年工作期,不接受辞职而屈服呢!




   而这边韩愈听到他的问话,只是从袖子中抽出一把折扇,悠闲地扇起一阵清风,白皙的手指把握着漆黑的檀木扇柄,尾端湛蓝色的流苏从指缝间滑落,煞是好看!


   而兰台却没有关注这些,他凝神盯着展开的扇面上绘的梅花小鸟,以及不知是谁平白添上去的那句……


   “诗磨的琳珑剔透,酒灌的痴呆懵懂。”


    他忍不住的陷入了沉思。


    这句话,也就是说?要写诗,就喝酒?写诗选酒,酒超甜?





   正当兰台开始胡思乱想的时候,韩愈将扇面拿到他面前转了几转,确定他看到上面的字之后,才收拢了扇子。


   在他转身离开前,他还特意地用扇子轻轻敲了一下兰台的脑袋,示意对方懂没懂他的意思。


   那扇子落在头上的力道十分轻柔,连皮肤都没有发红,但却意外地发出了清脆的响声,让兰台想起了以前他那个总是笑眯眯的班主任。


   也是这样,长的挺好看的,总是和善的微笑,但是逮逃课的学生一逮一个准,眯起眼睛说话犹为扎心。但是一打手,面对女生的时候,都是声音特别大,但是一点都不疼。

 

    兰台一想到这里,就忍不住地自动带入以前的习惯,听到问话,下意识的面无表情地点点头。仿佛一个知错就改的听话好孩子。




  然后……


  他就过上了痛苦的生活。


   谁知道这群文人墨客有这么好的兴致,赏月要共饮,节日要喝酒,平时更是要贪上几杯。


  遇到高兴的事了,喝!遇到不开心的事了,灌!


  看的兰台心里发慌,面上强行镇定。


  于是转头就去煮上解酒茶去了。



  正所谓,“兰台不好做”啊!


    


   



   

【枢轴花】夜莺(童话au)

  应某位好友的约稿,半夜偷偷码了个文段,属于童话au,灵感来自童话《夜莺与玫瑰》,【】部分为引用原著。


  

  【“她说过,如果我给她带红玫瑰来,她就会和我跳舞,”年轻的大学生嚷嚷着说,


     “可是我的花园里哪儿都没有红玫瑰啊!”】




  夜莺很喜欢那个年轻的大学生。


  喜欢到什么程度呢?


  大概就是他每次从它居住那株圣栎树下路过时。当它偷偷从树叶掩映的小窝里看见对方,忍不住让自己的呆毛翘起来时…………


  它都会觉得自己的心在“砰砰砰”地跳动着。


  那心跳是鲜活而有力的,像是木偶被上好发条后,内部细小又古旧的齿轮们转动起来的声音。


  每当这个时候,他都会探出自己的小脑袋,轻声地吐露出婉转的爱语,宛如来自天堂的赞歌,天使长展开双翼时落下的洁白羽毛。


  年轻的大学生也很喜欢他的歌声,总是会在那棵树下停留很长一段时间,他会在夜莺看不见的地方,抬头望向那只快乐歌唱的鸟儿。


   【他的头发像风信子花一样乌黑,他的嘴唇像他渴求玫瑰一样殷红,可是激情使他的脸色白如象牙,忧愁使他的额头紧锁。】


  他还会在那棵树下独自一人吟诵古老的诗集,对着头顶的树冠小声地开口的那种。这让夜莺一度以为年轻人有个存在于幻想中的朋友。


  后来,他才明白,那只是年轻人看到他匆忙躲避露出的呆毛时的……一个小小的,善意的……温柔罢了。


  不过,这也并不是夜莺喜欢这个年轻人的全部原因。


  曾有好事的法国蝴蝶这样问着它,“小费里为什么,这么喜欢这个年轻的大学生呢?”


  那时它摇着呆毛,天真而又手舞足蹈地说:“大概是因为只有他会每天锲而不舍地,给我带来一枝远方的花朵放在树下吧!”


  “又或许是因为……”


  “只有他每天会早上路过我待着的树时,郑重而腼腆地叫着我的全名,对我这样一只夜莺说……”


  “早安,费里西安诺先生!”

   


   


  


溺水之人

短篇。一发完


  摘要:在叶瑞寒刚死亡,重生成了晴夏的这段时间里,安塞尔有一段时间的失眠期,于是这天在他吃了安眠药后,却在梦中久违地梦到了叶瑞寒。

  安塞尔很清楚的知道,自己是在做梦。

  是什么时候意识到,这是场梦境的呢?

  是踏上这片土地,棕色的长筒靴沾上了泥渍,诡异地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的时候?

  是他闻到风中传来的月桂树的香味,转身时却没有看到那些可爱的“桂冠诗人”的时候?

  还是………当他踩着枯黄的叶子向前行走着,在时间的尽头眼尖地瞥见那人正在树下看书的身影的瞬间?

  安塞尔给不出答案,他只隐隐觉得,他好像犯了个错误。

  不该就这样借助药物强制入眠,不该梦见这个人,不该对这个人心怀愧疚,不该在对方死亡之后开始怀念曾经,更不该………

  在看见这个久违的亡者时,忍不住地走上前去起来。即使这只是在他的梦里而已。

  [不过,谁叫这是在我的梦里呢?]

  安塞尔在心里这样说道,这位俊美的少尉罕见地任性起来。

  一如他曾经为了那位挚友,面对他人的指责那样,将一切抛置于脑后。

  安塞尔快步走向那株巨大的榕树,坚定的步伐宛如雄性麋鹿在林间悠然地行走。

  那人也仿佛察觉了什么似的,抬起了头来,微笑地看着对方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“你还在为雅安人而烦恼?”

  出乎意料的是,当安塞尔刚在他身边坐下时,梦中的这个叶瑞寒突然开口,说出了这样的问题。

  [果然!]

  安塞尔忍不住地松了一口气,又隐隐失落起来。

  [那个笨蛋平常根本不会跟我说这样的话啊!也只有在梦里会这样了。]

  但也正是这样,安塞尔再次清楚地认识到,这只是自己的梦境。

  意识到这个,他开始掩饰起自己眼里的些许失落,转而专心跟梦里的人物开始交流。

  “不算烦恼,只是大多数雅安人高人一等惯了,比起面前的危机,他们往往更在意自己的利益……”

  安塞尔这样解释道,心中却忍不住叹气。

  [与其说是自己的利益,倒不如说起自私和怕死吧!]

  听到这句话,叶瑞寒反而嗤笑一声,说道:“你直接说他们就是一群混蛋就行了。”

  “干嘛非要替他们粉饰?”

  梦中的男人一如既往地直接,对大部分雅安人的厌恶简直都写在脸上了。

  安塞尔心中忍不住地叹气,说道:“他们只是太过傲慢与无礼惯了”

  “谦逊基于力量,傲慢基于无能。”对方引用这句话,毫不避讳地这样回复道。

  “他们的傲慢只是在于他们的种族和权力,除此以外,就拿我来说,我都觉得我并不比他们差多少。”

  年轻的男人自信地说出这句话,言语之间还带着些许意气风发。

  这让安塞尔忍不住地想要微笑,特别是对方说完后就盯着他,好像希望得到他的肯定,眼睛明亮地像是会发光一样的时候。

  于是他也赞同道:“嗯!你并不比他们差多少。”

  “事实上,我一直都认为你是最棒的!”

  “你比任何人都要好!”

  他几乎是一字一句地这样说道。这也是他的真心话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对方显然没有预料到安塞尔会这么认真的说出这样的话,下意识地偏过头去。

  然而隐藏在黑发下的耳垂却开始发烫。

  他眼神奇怪地看着对方,说道:“我以为你会否认这一点来着。因为你更在意你的族群。”

  而他是个炎和人。就像他前面说的一样,雅安人都是骄傲的,他们不屑于承认自己会与这种低贱的种族有所往来。

  可安塞尔却毫不犹豫地说:“我一直以你的友人这个身份而骄傲啊!”

  安塞尔这话完全是下意识地脱口而出,仿佛他心里也是这样坚定地认为的。

  听到这话,叶瑞寒愣住了。他也没有料到对方心里会是这样的想法。

  原本红润的脸变得灰白,连笑容也多了几分苦涩。他神色莫名的复杂起来。

  “那你为什么会觉得愧疚呢?”

  “什么?”

  叶瑞寒望着对方的眼里还未收起的慌张,又再次问道。

  “你,为什么见到我的时候,心里会觉得愧疚呢?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安塞尔最害怕的场景还是发生了。

  他不知道怎样回答这个问题,他也不想回答这个问题。

  甚至于………

  在他看着对方不依不饶地等待他的回答时,他罕见地有了一种想打“退堂鼓”的冲动。

  然而梦境并不如他想象的那样美好,该来的总会来的。

  他垂下眼眸,紧贴在裤缝边的指尖微微发抖。他几乎是咬着牙地反驳道:“我没有愧疚。”

  “你有!”

  叶瑞寒啧了一声,挑眉反问道:“你会因为杀死我而感到后悔吗?”

  “回答我,安塞尔!”

  他明显是被对方那句没有被刺激到了,语气严厉了一点,在安塞尔听来,竟多生了些指责的意味。

  一时之间,心中汹涌的愧疚之情,恍如潮水一般,都快将他淹没了。

  安塞尔就像一个溺水的人死死抓住自己的绳索一样,颤抖的手紧握成拳。

  缓缓说道:“不会,我不会后悔自己所做的每一件事。”

  安塞尔比这世上的大多数人都要明白,过去的事早已成了现实,无法挽回。

  当他做好决定之后,就只能沿着自己选择的路走下去,不会后悔,也不能后悔。

  因为后悔是没有用的,即使是痛苦的果也要自己咽下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不知为何,听到这个答案,叶瑞寒却反而笑了起来。

  那不是讽刺的讥笑。

  在梦境将醒的曦光中,那个微笑是难得的温柔。

  在一片朦胧的白光中,他的身影渐渐消散,最后的最后,他说了最后一句话。

  “既然如此,你又为什么会对我的死亡感到愧疚呢?”

  “因为………”

  在空荡荡的床上,醒来的安塞尔神色复杂地说出了那个答案。

  “我曾爱慕过你啊!”

  他闭上眼睛,任由那些回忆将他拉进感情的漩涡中。那些汹涌而来的愧疚和悲伤的爱意,终究将他这个溺水之人………

  尽数淹没。

  [我也曾经,那样不顾一切地爱慕过你啊!]

  这是他一直都没有说出口的话。

  正是由于这份感情,即使不曾因为亲手杀死对方而后悔,他也会由衷地感觉到愧疚。

  [因为我愧疚的是,亲眼看到心爱的人在我面前死去,我却对此无能为力,也不能挽留。]

  后记:安塞尔很早以前,就知道一个道理:当你远远凝视深渊时,深渊也在凝视你。

  于是当他在杀死自己的挚友的时候,也已经做好了被他人杀死的准备。

  对此,他心甘情愿并发自内心地期待着!

 

 

 

吹爆子美

啊啊啊,墨魂真棒,子美立绘超好看,设定也超戳我心。我现在满脑子都是子美了。

超想看那种,清风吹皱春水,披一身长袍,拂去发间的晨露,在天光微曦中,折下一枝如雪繁英,对你浅浅一笑的场景。

顺带求李白立绘啊!

【儒道至圣】漆黑树枝上的花瓣(一·木材)

   学院设定,前文为序章。
   方颜二人同学院,同寝室,但不同班。文名虽然……emmm,但实际偏欢乐向or日常向。

  *私设颇多。各种小彩蛋和奇怪的私设会在文里不定时出没,所以请仔细观看。

   作者终于脱离作业的苦海,喜极而泣,赶紧赶了一章出来,如若不喜,请多……呃,请轻喷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 圣元大学的宿舍内部是极具中国风的,木制的地板,雪白的墙壁边上画有几枝红梅,顶上的吊灯外笼着一层白鹤灯罩,走廊尽头挂着卷起的竹帘子,而每个寝室门边放置的山茶盆景,平添几分葱郁。
   
   
    而正站在寝室门前一手提着药品箱,一手拿着“舞台剧大赛”传单的张子龙同学却有种不太好的预感。

    这种预感是他在即将推开寝室大门时,突然出现的。

    作为一个新时代的好青年,一个优秀的医学生,一个品德高尚的在校生,更是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,只沉迷于肉体,啊呸,沉迷尸体的医学生,他不由回想了一下最近做的几件事事。

   实验室善后ok!医学报告ok!药店和药膳馆最近是华青玉在帮忙看着,也算ok!而且………自己最近貌似也没做什么蠢事来着?

   那为什么,自己会突然心悸腿软,右眼皮乱跳呢?难道真的是昨晚熬夜太过的原因?

   ‘不不不。’张子龙同学摸着下巴琢磨着,‘虽说熬夜是我不对,但是起因明明是文学院的那批文青半夜扰民所致啊!特别是 师棠那小子。 ’

    毕竟,谁叫当初文学院订课表的时候,那群文科生的“文青病”又又叒犯了,非要把琴艺课订在半夜。

   美曰其名,“松风吹解带,山月照弹琴。”文科大神们还联名写了一篇《意见表》,大意就是:

    “自古便有文人月下弹琴,对坐高歌一曲,再把酒言欢的习俗。虽然现今,身为我中国之学子,得老师之教诲,尊学院之规矩。不能在校园里,沽酒为乐,但我们完全可以在晚上操琴一二。
    几度月圆月缺,几度人世变化,如今虽已迈入新时代,但我们身为中华民族之学生,应当循古创新。
    月夜弹琴,陶冶情操,则为古,;而初次在校园半夜大规模授课,则为新。
    再者,明月朗照间,倚窗抚琴,闲听松涛、竹露清响,岂不快哉!
    望校领导考虑一二,务必支持,顺带一说,如若批准,请一定将离学校宿舍边的那间小舍作为琴艺课的教室。让我校学生,能够在昏睡之时,感受乐律之趣,梦中更加清净几分。”

    这篇《意见表》总共两三千字,字字珠玑,以上则为全文大纲。据说当时此文一出,大家吃瓜围观状态,颇有几分,“我就静静看你们文学院作妖的样子。”

    谁知,圣元大学当时的校长王惊龙先生,也是个尤好古风之人,于是他大手一挥,给了通过。从此,每当夜深人静之时,住在最外层的宿舍楼的一二楼同学,偶尔会听到一种类似于,“弹棉花”的声音。

   你说可怕不可怕?
  
    可怕!
   
    这也是部分在校学生经常半夜失眠的原因,因为他们在听人“弹棉花”啊:)!总觉得当初《意见表》最后那几句话,绝对不怀好意呢:)!

    而文学院的这项活动,则俗称“夜半赏琴共弹棉。”

    张子龙心想:幸好不是人人都会上这门课,就像他们寝室的室长方运,人家古琴八级,一首《将军令》惊为天人,还在其中融入了秋冬之意,极具战意与杀气。但他也没选琴艺课啊。

    反观师棠那小子,时常故意带领琴艺课的同学夜半饶民。看来,下次他要是来医学院的时候,我得“好好招待”啊!

     综上所述,这也就是为什么,在圣元大学里的其他学院里,对文学院会有那样的评价。
    “才子佳人深不测,凌烟阁上揽清风。可怜珠玉不寻常,唯爱夜半弹棉花。”
     你也可以翻译为,“怎么一群美好的皮囊下,个个都是奇葩的灵魂呢?”

    张子龙一边心里嘀咕着,一边推开了寝室门。

    然后…………

    他就看到几个室友不知怎么回事,都纷纷围在颜域空的桌子边。向来负责活跃气氛的李繁铭正捂着脸,看起来好像被什么东西抓了几下。

    张子龙看了看李繁铭奇怪的动作,皱眉说道:“李繁铭,你又不是出了痱子,捂着脸干嘛,难道………你葡萄架子倒了?还是说,那几枝木材又来了?”

    木材,是他们寝室对“柳某人”,“宗某人”,“雷某人”等人的综合称呼,皆因当初刚入学的时候,这几人频繁地找方运的茬。

    而方运谁啊,他们的室长,找他麻烦就是是找他们寝室的麻烦好吗?于是导致他们寝室全体对这几人谢敬不敏。

    而“葡萄架子倒了”嘛……大家都知道的。

    “不是,张子龙你别乱说啊”李繁铭急忙辩解道,“这不是颜域空从外面捡了一只猫回来嘛,我就好奇逗了一下,结果这猫直接一爪子就上来。”

    “我这是不小心着了道!”

    正主颜域空则伸手挠了挠寝室里多出来的喵主子下巴。而他们全能,呃,可敬又可亲的室长方运同学,却在看到他推门而入的那一刹那,眼睛亮了起来。

    听到这些话,张子龙把疑惑的目光投向方运,作为室长,方运点了点头颇为无奈地说道:“你来的正好,先别理李繁铭那个活宝,快来给这猫看看,检查一下。”

     张子龙看向那只白猫,仔细观察了一下后,举起手来表示,“报告室长,我是中医,不是兽医。”
    专业不对口他也没有办法啊!

    张子龙一边举手,一边建议道:“不过我认识几个兽医专业的人,我等会儿去联系一下,看他们方不方便给这只猫做个检查。”

     而一旁从刚才开始就默不作声的宗午德疑惑道:“唉,老张,你认识的那几个,靠不靠谱?”

    张子龙严肃地表示:“靠谱,绝对靠谱。”

    “什么时候,从哪认识地啊?”

    张同学一本正经:“昨年,去助产班蹭课的时候认识的。”

    此话一出,寝室里顿时一片静默。

    不是,你一个学中医的,他们几个学兽医的,竟然一起去听助产班的课,你不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吗?

    李繁铭同学嘴角一抽,说道:“不是,你们先别顾着找兽医这件事啊,老张,你快来给我看看我这伤严不严重啊!”说话间,他把手放下,露出了受伤的脸颊。

    张子龙看了看那一小块“没有出血没有破皮没有青紫,只有一道淡的不能再淡的红痕”的伤口。

    他沉默了。

   “哎!老张,你说要是我这张英俊潇洒,风流倜傥的脸收到一点损伤怎么办?老张?老张?你有药吗?”

    老张再度陷入“禁言”状态,良久之后,开口说道:“我没有药。”

    “但我有‘疫苗’,你要打吗?”

    李繁铭半信半疑,而张子龙却呵呵一笑,拿出了自己随身携带的银针表示你这个同学,需要扎一扎。

诸位,非常抱歉。期末将近,打算闭关复习,恐不能更新。近日将暂时卸载乐乎,等暑假开始,才可能恢复更新。

【方颜/颜方】(学院设定)漆黑树枝上的花瓣·序章

  *此为学院设定。方颜二人同学院,同寝室,但不同班。文名虽然……emmm,但实际偏欢乐向or日常向。

  *私设颇多。各种小彩蛋和奇怪的私设会在文里不定时出没,所以请仔细观看。

  *由于作者有点……坑,所以提前写了序章来开坑,方便以后更新。由于学习中。所以更新不定时。

    颜域空捡到了一只猫。

    哦!事实上,那是一只中国大白猫。

    或者准确的说,那是一只………浑身雪白,毛绒绒,有着粉萌萌的肉垫,十分可爱,但却独自一喵站在树枝上,俯视着他的……中国大白猫。

    彼时,它正低头看着颜域空,而颜域空也抬着头仰视着它。这一人一喵的视线在半空中对上,没有言语,也没有声音,更没有多余的动作。

   只是那样无声无息地对视着。

    “这是一只很有灵性的猫。”颜域空眨了眨略微干涩的眼睛,心里这样下了定论。至于为什么会这样说,他本人或许也不太明白。

   只是在对上那双冰蓝色的瞳孔时,他心中微微一颤,仿佛看见了层层冰山覆盖下的河流,既冷漠又淡然。

    让他想起了夏目漱石笔下那只猫,拥有人性和猫性,但又有种莫名的悲悯。

   然而片刻之后,这种印象却突然被打破。

   起源于,他的一个举动。

   一个,普普通通、简简单单地伸出手,张开双臂的动作。

    唔………或许还要加上一声,“可以下来吗?”这种自作主张,无异于神经病的话语?

    其实,他不知道,也不寄望于那只不知名的白猫能够明白他的用意,只是单纯地保留着对于这只不知道是喵小姐还是喵先生的一点尊重。

   虽然这种举动有点幼稚。还有点傻。

   但那只猫却歪了歪头,抬起一只前爪在半空中挥了一下,目光却是未有转移,一直盯着颜域空,小声地叫了一声“喵!”。

   在对方有些尴尬和不知所措时,果断地从树上“窜”了下来,或许不该叫“窜”,准确地来讲,那动作更像是“跳”才对。

    白猫一下子跳到他怀里,前爪自主搭在垂下的衣领上,尾巴绕过手臂在扣子上点了一下。动作灵活,颇有几分捕猎者的风姿,顺带在对方意图探查性别时,附赠了一个糊在对方脸上的“肉垫攻击”,虽然在对方眼里……呃…

    貌似只是在愉快地“打招呼”来着。

   以上,就是颜域空与他们寝室未来的室宝,会被取名为“阿青”的白猫的认识兼拐带过程了。

    虽然在五分钟后,他们寝室的室长方运同学会贴心地给这只猫准备好牛奶,然后在白猫舔盘子地时候与颜同学相视一笑。

    同样的,在十分钟之后,一起搞事,啊不,是一起去给柳山副主任“找事”后,李同学和宗同学会在回来时看到桌子上的喵主子时,发出痴汉一般(划掉)奇怪的叫声,并开始追问关于这只猫的事情。

    而在十五分后,听完“颜同学和白猫的奇妙故事”的李同学,在发出“颜域空你多大了,竟然会以为这只猫能听懂人话”这类的,幼儿园水平的嘲笑声后,不意外地收获了“爪击”一枚。日后更是被喵主子经常无视。

    最终还是比较靠谱的方室长,镇压了其余几人,摸了摸下巴,盯着白猫的蓝眼睛,提议着说,“不如就叫它阿青吧!”

    顺带一说,距离最后一个室友,医学院张同学回到寝室后,被全寝室的人要求给喵咪做检查时,冷笑着表示自己不是兽医,并拿出了自己的银针。
    还有半个小时!

  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 文名的灵感来自庞德的《在地铁车站》。原文只有两句, 翻译过来就是“ 这几张脸在人群中幻景般闪现;
湿漉漉的黑树枝上花瓣数点。”当时不知道取什么文名好,就随便用了一下。给人一种……幽灵般的感觉吧!感觉怎么有点像灵异文?不过正文,我写的可是日常向。
   虽然我觉得作者只是单纯把车站人群中偶尔浮现的几张脸,比作漆黑树枝上的花瓣而已吧!

另外喵主子“阿青”,为原创角色,性格嘛,高冷,嗯,是真高冷的那种,不太爱理人,也不喜欢乱跑,喜欢一人待在稍暗的角落里盯着你。(怎么越说越像,暗中观察jpg?)惹毛了一言不合就挠人,也不喜欢喵喵叫,让人忍不住怀疑是不是哑猫的那种。
  

【化龙论坛体】听说廉贞大大要和穷天大大一起合作了?(1)

  *此为论坛体。楼主和几位固马都是小可爱读者,不过偶尔会有相关人员出没。
   ( “ = = ”,是匿名。而大多数固马都是由我亲爱的好友们提供的。)

  *背景为现代au,设定师尊和天天都是作者,而且都是大大。只不过同是男频作者,但是对外没有什么交流。某天在微博上发了一条消息,说要一起合作写新文。

   *人物是阿光的,ooc是我的。另外,由于对于论坛体的熟练度不够,请轻喷。( ps:有几位固马的id还没有确定,想在文中出现的小可爱可以跟我商量的哦⊙∀⊙!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 题目:【听说“廉贞”和“穷天”两位作者大大要一起合作了,诸位有什么看法?】

   

    0L  星辰大海
    如题,事情是这样的。
    由于楼主是个农村刚通网的傻狍子。啊呸,说错了,楼主我其实是个刚从“学校”这个监狱里出狱的孩子。
   今天下午,楼主刚放学,回到家里,还没有来得及开始放飞自我,就看见微博上关注的廉贞大大发了条新消息,而且还是在今天中午发的。
    我点进去一看,结果廉贞讲的是………下本新文要和……穷天大大一起合作??

   Excuse me ??楼主我现在一脸懵逼。

    两位大大,你们向来不都是#画风不一样如何一起愉快地玩耍#吗?不是#王不见王#吗?怎么又突发奇想一起合作开新文了??

     咳咳!所以楼主我,趁着做作业的空闲时间,上来发了这个帖子,想问问……
    诸位爱卿,对此有何看法?

    1L  = =
    臣……并无看法。

  
    2L  = =
    回陛下的话,臣以为尚可。

 
    3L  = =
    +1  禀陛下,我觉得可以。

    4L  姳央
    +2  我觉得ok!

   
    5L   = =
    我觉得不ok!

    6L   = =
    +3  我觉得还行。

    7L  景华君也
    (´▽`ʃƪ) 我…我坚决反对这门婚事![滑稽jpg.]

    8L  = =
    作为一个双粉,十分期待这次合作!以及,LS的发言………emmm……有点微妙的不太对呢!
   
   
    9L  星辰大海
    不得不说,看到LSS的发言,我真的有点被吓到了。
    首先,5L的那位,恭喜你成功打断了队列。成为这几个当中,画风唯一不同的那一个。

    以及………
    7L的这位叫“景华君”的同学,你皮这一下很开心是吗?(•́へ•́ ╬)
    (PS:我也赞同这次合作。)

   
    10L  = =
    看了7楼,景华君同学的发言,emmmm…………我也想说,我……
    坚决同意这门婚事!

  
    11L  姳央
    我,我坚决同意LS说法!(*σ´∀`)σ

    12L   景华君也
    回复楼主的说法。
    是的,星辰同学,我皮这一下就是很开心啊!我就是故意的。( ̄y▽ ̄)~*
    我不仅皮的很开心,我还皮的很自然,很不做作。再说了,我本来就不怎么赞同这次合作啊!

    13L  = =
    出现了,出现了。传说中的“叛逆式”发言。
    既,“我胖虎今天就是要反驳你”,“我良辰就是打人”,和 “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”的综合体发言。

   
    14L  = =
    膜拜又一个敢于作死,和敢于反抗楼主(恶势力)的大佬。以及……作为一个双粉,我还是要说:
   “贞天大法好!入教送桃花酒!”

    15L  姳央(积分+2)
    看了楼上几位的发言,我突然觉得,不仅仅是景华君皮,你们也很皮啊!问一句,你们不皮这一下……
    好吧,我知道你们很开心,不过你们是不是忘了一件事啊!就是楼主发帖是问你们对于这件事的看法,不是让你们来皮的。
    [我为楼主正楼我自豪jpg.]
    (虽然我也是cp粉来着,同想大吼一句,“贞天大法好,入教送桃花酒。”)

 
    16L  星辰与大海
    回复12L:呵!不怎么样。不过既然你这样“耿直”地承认了自己是故意的。那么好,我就欣赏你这种人,禁言大法正在蓄力中,下次再犯………你知道的!^_^

    多谢LS的正楼,虽然并不是需要你的正楼来着。还有………你后面那段画蛇添足的话,已经完全暴露了你的“险恶”内心了。
    不过没关系,反正我也是“仓鼠组”的cp粉来着。顺带给你送上积分。

   17L  = =
    卧糟!我看到了什么??

    18L  = =
    啧啧啧!一边威胁了发言作死的景华君同学,一边不动声色地给姳央送上了积分,楼主这一手“打一棒子再给一颗枣”。玩的真是溜啊!(滑稽JPG.) 

    19L   = =
    LS说错了,这不叫“打一棒子再给一颗枣”,楼主不是说了吗,他也是cp粉,cp粉见cp粉,两眼泪汪汪。这……这顶多就是……
    “假公济私”而已!

    20L   远志无心
    新人留爪,有点看不懂楼里的走向,等翻完了前面的发言,再说话。

    21L = =
    不不不,楼主的这种行为,怎么看………都是同流合污or狼狈为奸吧!

    22L = =
    呃……楼上的用词……总感觉有些“微妙”的贴切,啊不不不,我的意思是,有点说不出的不对劲吧!

    23L = =
    21L的这位,真的是…异常耿直啊!还有,目测ls又是一波作死,学什么不好,你们偏偏要学景华君作死。

    24L = =
    +1

   
    25L = =
    +2

    
    26L  姳央
    +3 21L的那位,建议你还是先跑吧!

 
     27L 景华君也
     回复21L:这位同志,不用听他们的,不用跑,别怕,不就是区区………$*%/#¥

  
    28L  星辰大海
    亲爱的景华君同学,你莫不是忘了,我恰好就是论坛的管理员之一啊!怎么样,惊不惊喜,意不意外?
    早就提醒过你了啊!别作死,你不听。唉!╮( •́ω•̀ )╭

    29L = =
    …………

    30L = =
 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  

    31L = =
    诡异地沉默。

    32L 远志无心
    唉?楼里怎么了?我不过刚刚是去翻了一下最前面的发言,怎么大家都开始陷入了沉默中呢?
  

    33L = =
    呃……这个…


    34L = =
    这个嘛……楼下你来说…

    35L = =
    哈?我说啥子,我能有啥子说头?

     36L 塔楼
     回复32L:这位……“远志君”?我记得你是起先的那个自称新人的20L吧!

    37L = =
    新人?哪里?(不明所以的围观群众群中)

    38L = =
     新人,咳咳,远志君是吧!捕捉萌哒哒的新人一只。

    39L  远志无心
    回复36L:是哒!这里刚读完廉贞大大写的《相逢》的新人一只,刚入坑,正好看到论坛里这个帖子的标题提到了廉贞大大,就点了进来。
     不过………刚才翻看了一下记录,发有好多词语不太懂。

    另外,大家怎么……都陷入了沉默了?是我去看记录的时候,发生了什么事吗?

    40L = =
    啊!这个啊!

    41L = =
    怎么说呢 (陷入莫名的纠结中JPG.)

    42L = =
    啊!只是近距离地围观了有人作死而已。没什么。
     对了,新人君也是廉贞大大的粉丝啊!作为一个老粉的话,建议你可以先去试着补补廉贞大大的其他文。另外,有什么不太懂的词语,也可以向论坛里的大家求助嘛!
    #微妙地试图转移话题中#

 
    43L 姳央
    是哒!是哒!
    @远志无心 廉贞大大的其他文也写的超棒。不过,这位大大的文,大多数都是古风向的,偶尔有一两本修真文。倒是少见其他题材的文呢!
    #假装并没有看见楼上的意图,同时也试图转移话题中#

    44L = =
    廉贞大大的文笔,的确超级棒啊!

    45L = =
    新人君入坑的《相逢》,也是廉贞大大作品中的上乘之作呢!

   
    45L = =
    不过廉贞大大写的最好,果然还是《少年游》吧。
    当初看到还是少年的子卿,点燃一支沉香,在香烟袅袅中, 隔着山水屏风与溯溪殿下的那场谈话,真的是有种说不出的激动啊!
   

    46L  = =
    嗯嗯嗯!子卿真的是谦谦君子啊!临危而不惧,忠贞而高洁,还带着点风趣小幽默。虽然溯溪殿下也很不错,那一句“他只是思念故乡。”圈粉无数,但是………我果然还是更喜欢子卿啊!
   
   
    47L  = =
    同意!这两人自称“忘机友”,虽然不是刎颈之交,但这种同心同力,心意相通,也是很“美好”啊!

   
    48L = =
    噫~
    假装看不懂楼上的意思。
    顺带一说,只有我一个人更喜欢《千秋岁》吗?

    49L = =
    不,楼上的你不是一个人。
    特别是灯会那里,千秋君站在桥上,撑伞而行,望着半江明月,淡然地说,“今朝花开,明朝花谢。昨日灯盏,他日残烛”的时候,突然就好心疼他啊!
    不过从此之后,也更喜欢这本书的就是。
    [我为廉贞大大疯狂打calljpg]

    50L  远志无心
    阿诺,抱歉啊!打断一下,你们刚才说的,我貌似都没有看过啊!能来个人,过来科普一下吗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 啊啊啊!这里是第一次写论坛体的古琴。距离上次开的化龙坑,携壶酒来湛一饮完结已经很久了。当时忙着填坑的我强行完结,导致有点烂尾。真的是很抱歉啊!
   这边由于心痒难耐,又开了新坑,由于是第一次写论坛体,基本属于练手之作吧!
  
   更新频率属于一周或者两周更,就先更新到这里。后面会继续更新。
   后面,大概会愉快地科普一下廉贞大大的和穷天大大的作品,以及两人的…基友情吧。

寝室喵主子的照片,这是小剧场有奖问答系列奖品之一。

【儒道至圣】儒道传拟人游戏设定集

*这里补充一下,《儒道传》游戏建立的时间是在千百年后的圣元大陆,那时圣元大陆的发展进程类似于蓝星现世。在方圣的主导下,才策划了这个游戏(全息)。

   这么长时间,足以导致某些顶级文宝或者奇物拥有灵智了,所以经过方圣几场……友好……的私人谈话后,它们也同意加入游戏中。

   但是作为交换,游戏中的所有可以召唤出来的角色(文宝or奇物),都会拥有完整的记忆,包括从最初诞生,到方圣时代,一直到《儒道传》游戏建立的记忆。

   它们对千百年的圣元大陆(现世),有着足够的了解。同时也有,关于在方圣时代以后遇到的人和事,新主人之类的记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 悬天之壶

  姓名:悬天之壶

  —食饮有节,起居有常,不妄作劳,故能形与神俱,而尽终其天年,度百岁乃去。①

  稀有度:全游戏唯一指定限量版,仅限一个。(也就是说,全游戏只有一个)

  召唤语音:【初次见,不,应该说好久不见了才是。这次,我似乎要叫您……(故作沉思)…主君了吧!那么,悬天之壶,应召而来。
   我可是学贯今古,识通天人,才近仙,心近佛者的医者呢!② 附带一个建议,为了主君的体重,啊不,健康着想,请立刻沿着住宅跑三圈。】
 
 

   简介: 悬天之壶在人族史上是等同于史道石门、礼乐编钟的力量。是医道最高力量的体现
   而凡是医书在书写完成后,必然要经历‘壶中医会’,接受悬天之壶中医家先驱意志的考验。

  曾有人猜测是人族医家圣道具象化的造物。主体真像不明。但可以肯定的是,悬天之壶可以说是医家圣道力量的另一种体现。

   也算是人族医家圣道的象征。

   后来反而拥有了自己的灵智,但由于长年累月被医家意志所洗刷,被医家人所仰慕,并且是医道力量的体现。

  所以无论表面上看起来怎么样,骨子里还是个绝对的医家人。

  在玩家游戏中,进行到“壶中医会”情节时,由于某些不能暴露的东西(方运),会跳出来把玩家拉到悬天之壶的另一层空间里。

  跟玩家进行亲切(不是)友好(大雾)的交谈。

  被召唤出来化形时,特意选用了正太的体型,据说是为了能够随意卖萌??咳咳,不是,是为了能够“更好地适应玩家,融入大家中呢!”(捧读)

   (其实只是想单纯当一下小孩子,做一些小孩子做起来再正常不过的事,比如说,装无辜,比如说……使坏。)

  

   容貌:十岁左右的小正太,可以说是,超可爱的。带着婴儿肥的小脸,微卷的黑色短发,平时穿着一身熊猫睡衣,只不过没戴兜帽。

    由于喜欢在晚上出去摘草药和通宵看医书的缘故,总是睡眼惺忪的样子,导致浅金色的眼睛时常有一只睁不开。

    偶尔给玩家检查身体的时候,会换上一身医殿统一的青衣、杏牌、藤木箱。

    不过因为对方的……体型原因,所以医殿的衣服是改良版的。与其说是青衣,倒更像是青色的劲装,只不过多了些橘花图案。

    外带两个小锦囊,左边的那个装着叠好的几卷纱布,右边的是一些用瓷瓶装好的常备药。

    只不过,偶尔会露出不符合外表年龄的漠然,亦或者干脆冷淡嘲讽脸。

   性格:最初跟玩家相遇的时候,看起来貌似有点呆萌,主要体现在无论是对话还是生活中,经常会慢几拍,本人却对于这个毛病毫不在意,或者说十分淡然才对。

    但是自从玩家第一次遇见悬天之壶后,就被这个家伙拉去谈话,还被迫喝了一大壶茶水。当时似乎还没有什么,但当玩家通过那章剧情后,就莫名其妙地腹泻了???

   (虽然事后当事人歪头无辜表示,这只是药茶,只是根据玩家的身体状况换的。虽然,玩家腹泻后,的确好几天都觉得全身轻松。但此事还是对玩家幼小,啊呸,的心灵造成了一定伤害。)

    从此之后,玩家明白了,悬天之壶就是外白内黑的人设。

   然而这只是个开始。

   在每次和对方谈话时,都被或隐晦,或明显,或一本正经地黑了or坑了之后,看着对方偶尔露出的冷淡嘲讽脸,诸多玩家表示心累。

   但是每次遇到危机关头,或者重要的事,都会突然正经起来。哪怕顶着一张有些稚嫩的脸,都会给人一种特别可靠的感觉。

    如果玩家试着和他谈论医家之类的,放心,就完全不用担心他会使坏或者开始坑人。

   因为你会发现,谈到医家时的悬天之壶,是平常难得正经的样子。而且对于医家有关的话题,总是一针见血,但又能保持淡然的心态。

   哪怕提到“人心不足,医患关系,中西医之争”之类的话题,也能冷静理智地表达自己的意见。似乎意外地看得很开,但这种旁观者一般的态度,说不定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冷漠。

   
   喜欢:【这个话题的话,果然还是草药和医者。当然病人也算吧,另外,那些有着强烈求生欲的人族,我都喜欢啊!(托腮)
    哦,顺带一说,主君您也是我喜欢的东西之一。毕竟,您也是“未来的病患”中的一员。不是说“亚健康”啦,只是……身为人类,都会生病吧!】

    讨厌:【有很多呢!我讨厌空气的污浊,我讨厌疾病,也讨厌无休止的病人。啊嘞,自相矛盾吗?不,这明明是理所当然的啊。】

   
    看板:语音一【 我命在我,不在于天,但愚人不能知此道为生命之要。 主君不知道这句话的出处吗?唔………让我想想,大概是种甘蔗的那个小子吧,对对对,华阳隐居。③】

    语音二【主君要尝尝白术吗?放心,这虽然是草药,但是尝一下不会有什么太大的毛病的。另外,这可是我从茅山道观那里抢,咳咳,摘的,(眨眼)不尝尝吗?很甜的。剩下的术苗,正好可以代茶饮。④】

    语音三【主君!(微笑)请您从明天开始,啊不,从现在开始就去绕着宅子跑三圈好吗?为了您的,(瞥了一眼腰间,顿了顿)体重着想。】

     语音四【啊!又气走了一个病人呢。开心?您从哪里看出来的?
    好吧,只是对“明明大夫叮嘱过,还是不按时吃饭,导致胃病复发的蠢货,有点……”(捧读)  “莫名厌恶罢了”(冷漠)】

  特殊触发语音:【唉?方……方运,要不要上去发个招呼呢?不过,既然主君的客人是方运的话,我还是先去把今天的午餐换了吧!】

   召唤其余文宝:【(歪头)又有新人来了吗?啊,如果是植物类,比如延寿果之类的,请务必告诉我!】

   升级:【人与天地相应者也。】
   突破:【人以水谷为本,人绝水谷则死。】

   战斗开始:【天地相感,寒暖相移。阴阳之道,孰少孰多?】

   绝杀:壶中医会
  【壶,昆吾圆器也⑤】

    战斗结束:【很高兴看到诸位和主君又活下来了,真是美好的一天呢!】

   战斗死亡:【果然,最终,我还是要离您而去啊!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①此句出自《素问·上古天真论》

  ②原句是明·裴一中《言医·序》中说:“学不贯今古,识不通天人,才不近仙,心不近佛者,宁耕田织布取衣食耳,断不可作医以误世!”这里做了改动。

   ③种甘蔗的……就是陶弘景,他号华阳隐居。这句出自他的《养性延命录》
( 传说陶弘景尝在安固(今瑞安)福泉山结草为庐,采药种药种甘蔗(药用),为穷人治病,不取分文。群众感其思德,将他住过的地方称“陶山”,种药的地方称“药齐”,山称“药齐项”,甘蔗称“陶蔗”。所以……医家真的各种人才都有啊! )

  ④根据我看的《神农本草经》上面的解释说,白术味苦甜,应该是甜的,但是又带点微微的苦涩吧!至于跑到茅山道观偷……咳咳,主要是陶弘景表示:“术如今哪里都有,以蒋山,白山,茅山所产的为假,其苗可以当茶饮,很是香美。”
   我:我信了你的邪。

  ⑤出自东汉·许慎《说文》

  小剧场
  悬天之壶:“虽然主君您没有东壁懂植物,也不像嘉言棋下的好,更不比元化手巧,甚至连文挚都比你皮。但是细细想来,您还有个好处的………至少您天真的可爱啊!”

   玩家:(心情复杂)“好了,不用说了,我知道你是在说我蠢。”

   悬天之壶:“不,并不是。主君啊,无论对于医者还是亲友来说,一个天真又有点可爱的病人/家人,都是挺不错的选择。”

   玩家:“???”

   悬天之壶:“因为天真,所以才会对一切抱有希望,对未来满怀期待,这样的病人,无论是对于医者还是亲友来说,都是挺不错的呢!”
   

  [好了,这里是小剧场有奖问答系列:悬天之壶的原话就是
“虽然主君您没有东璧懂植物,也不像嘉言棋下的好,更不比元化手巧,甚至连文挚都比你皮。但是细细想来,您还有个好处的………至少您天真地可爱啊!”
请问,以上这段话里,提到的几个人名,是哪些名医?

奖品为……………emmmm,寝室喵主子的各种照片X1,下次开新文的一些人设和题材X1。(滑稽jpg)]

顺带一说,由于学业为重,导致我的空闲时间不多,所以……这里悬天之壶更新完毕,就不会再写儒道拟人了。下次……可能会开新坑吧!不过如果是读者提意见的话,可能会………emmmm……顺带添旧坑吧…